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厉彦林作品丨海砂子面(散文)
潍坊老干部工作网www.wflgj.gov.cn 2020-1-15 【字体: 】 【 关闭窗口
 
 海砂子面(散文)

厉彦林 

小麦灌浆时节,正是春菜和海鲜最好吃的时候。我和妻子带上儿子、儿媳妇和小孙女,全家跑到山东日照海边,品尝了一碗我念念不忘的海砂子面。亲戚劝我“来趟日照不容易,带你们品尝点高档海鲜吧?”“海鲜有贵贱、无好孬。主要是找找小时候的感觉,尝尝童年的味道……” 

海砂子学名“兰蛤”,也叫珍珠蛤,幼苗时小如砂子,故得名。是黄海区域特有的一种小蛤蜊,壳很薄,味道鲜嫩,营养丰富。

海砂子虽然小,但吃法多样,可凉拌,也可炖豆腐等。

海砂子面,是地方特色小吃,就是用海砂子汤煮的手擀面条。

我小时候,沂蒙山区的农村普遍穷,吃饭困难,一年到头,只有春节等重要节日,或来了要紧的亲戚朋友,才有可能吃上顿水饺或面条。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却找不出什么好吃的食物了。把榆钱儿、槐花儿、野葡萄、野草莓、山枣子摆在眼前,却品不出儿时的山野味道!

那天在日照东夷小镇,吃完那碗地道的“海砂子面”,妻子问我:“味道怎么样?”我兴奋地说:“对味。”
    
我娘手擀面做得好。和面就很讲究,面和好以后,还要放在盆里醒一醒。擀面前面团要反复地揉,揉好后再用擀面杖来回擀动,一张又薄又圆的面皮出现了,折一层洒一点面粉,再一层再折回来。然后拿菜刀切成面条,速度又快又均匀。一会儿功夫,手擀面也做好了……这样擀的面条吃起来柔韧、劲道。

记得每年收了新小麦,娘都给我们全家做顿海砂子面解馋。

1979年我们村也分田到户了,那年小麦大丰收,金灿灿的小麦装满了粮缸,屋里到处麦香扑鼻,全家都盼那顿海砂子面了。爹一大早就骑自行车去海边的岚山涛雒集买了三斤海砂子。娘先在面板上擀好面条,又用擀面杖把海砂子碾碎,然后用清水淘洗几遍,小小的海砂子的肉就全漂在水里了。就用这个水煮面条,出锅前再撒上鲜韭菜段,营养丰富,颜色鲜亮,味道鲜美,成为我记忆中仅次于年夜饺子的美食。

娘给我爷爷、我父亲盛满面条,又给我们兄弟姊妹盛上,还劝我们“今天面条管饱,放开肚皮吃吧!”筋道有嚼劲的手擀面真是可口,我狼吞虎咽地吃,一碗接一碗,感觉肚子滋润舒坦。这时我看见娘却在一旁用面条汤泡煎饼吃,我很吃惊:“娘,你怎么不吃面条?”脸笑了笑,没回答,只是顺手用衣袖擦了一下我额头上的汗珠,这时我才发现锅里的面条早被我们吃光了。从来只想着他人、不顾自己的娘,就是这样委屈自己也不吭一声。每每想起来这件事,我就脸热心跳,无地自容,愧疚难当,既十分感恩娘,又感到对不起娘。

我和三个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吃得多。每次做手擀面,母亲都要擀好几块面团,而每次做完,娘都会微笑着擦汗,脸上洋溢着幸福,我知道:在那个年代,让我们吃饱喝足是娘最得意,也最了不起的事情。当下,我不是回味饥饿年代对美食的渴望,而是咀嚼童年时代那种纯粹和纯天然的感觉。

夏天我又来到日照,夜宿了东夷小镇。月光下漫步镇中,到处是融合北方传统建筑和渔家民俗的院落,镶钳进山川、河流、鲜花、阳光、大海、沙滩、森林等自然元素,青瓦顶,红漆墙,亭台楼阁,曲经通幽,别有韵味,令人过目难忘。阵阵海风吹来,泥土味和海腥味交汇在一起,时而有花香菜香酒香扑鼻而来。天色已晚,古色古香的街道小巷,仍然行人如织,家庭或亲朋好友聚会的场面喧嚣热闹。酒楼茶舍,各个店面门口都挂着招牌,推介着菜肴或饮品。据介绍,这里已汇集了全国各地数百种特色小吃,更有“海砂子面”“日照老油条”“岚山豆腐”“三庄羊肉汤”等本地美食。

第二天清晨,我掀开门帘儿,跨进海砂子面馆,顿时一股熟悉的香味迎面扑来。迎着太阳的笑脸,我品尝起地道的“海砂子面”,不自觉地发出喝面汤的声音。

在这万物互联的时代,我几次寻味东夷小镇,就为一碗童年的老味道……

信息来源:原创  责任编辑:wflgj

版权所有:中共潍坊市委老干部局 技术支持:潍坊智联网络
地址:潍坊市胜利东街99号 鲁ICP备09014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