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人民警察为人民要从点滴做起
潍坊老干部工作网www.wflgj.gov.cn 2015-4-22 【字体: 】 【 关闭窗口
 
王坤先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公安工作的宗旨,人民的安危高于一切。在完成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人民利益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外,为人民做好事,帮助人民解决实际困难也是我们人民警察责任所在。要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当人民需要帮助时,义不容辞,从点滴入手做起,这是我从警以来的信条,直到退休后,也不断的为人民解决困难,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黑夜送女回家
    记得在朱解派出所时,那是1986年7月的一天下午,天快黑了,朱解工艺品站向派出所报案称: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来送勾的花,因不合格拒收,让其带回家重新加工,而这个女孩不干,用手拿着剪刀与人拼命又要自杀。我接警后与自行车管理员葛艳春同志赶到工艺品站向站长询问情况后便对该女孩进行询问,该女孩非常不冷静不配合,不说姓名住址家庭情况,一直哭闹。我先和站长协商,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先把货收下,让站里的同志帮助加工修剪一下,经站长同意后,按常规将货收下。我继续做女孩的思想工作,待情绪稳定后,慢慢问问情况,但怎么也不回答问话,时间长了只说是大王瞒村的,要回家。我很担心,因天已经很晚了,天气又闷热,离朱解有十几里山路,一个女孩家,如果路上出了危险,作为人民警察,那就是犯罪。于是我们便使自行车载着她向大王瞒村方向去,刚出来北朱解村向西不远,她又说不是王瞒村的,是陆吉庄子村的。这个小孩性格古怪,非让我骑车载她,我便载着她从北朱解西向北走,当时我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又没吃晚饭,又累又渴,几里路下来大汗淋漓。刚到陆吉庄子村东头,那女孩跳下车子跑了,我让小葛赶紧追上弄回来,她又说是东边哨子村的,我们向哨子村的方向走,又是好几里路到了哨子村庄前的场边已是九点多钟了,因天气闷热,那时条件差,有电扇的户也很少,晚上很多人在屋外或场上乘凉睡觉,这时那女孩趁我俩不注意跳下车子跑了,藏到场里草垛空里去了,我又让小葛同志赶紧把她找着。这时乘凉的群众围过来看热闹,其中一位老太太走过来对着女孩说:“这不是我侄女吗?”我听那女孩叫老太太叫姑,我简单问了问那女孩是后邴庄村的,她父亲叫臧某某,她要求叫那女孩到她家住下,我就放心了。我们迅速赶到后邴庄村书记胡文升家,把情况一介绍,胡书记赶紧将臧某某找来,把情况一说,他千恩万谢,说他老伴走的早,他对孩子教育无方,这小孩很要强,性格古怪,今下午去送货没回来,他们急坏了,正准备去找,这下我彻底放心了,送走臧某某,我们感到一身轻松,此时我们两个才感到真的好饿好累,但心里却是甜甜的。
有事求警察不难
    1987年夏天的一个上午还未到吃饭的钟点,我在办公室里看点书。这时我看见北朱解村的周某某在派出所的院子里转了一会往屋里望了望后走了,不多会又重复了一遍离去,第三次又进了院,好像愁眉苦脸。因为我认识他,知道遇上难事了,我放下书赶紧出来,我问他有事吧?他说:“有点事想麻烦你,但又不好意思的说。”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民警察就是为人民办事的,只要不是违法的事,尽管说!”他说他岳父是南朱解的,叫驴踢伤了,想用所里的三轮摩托车拉着到人民医院检查一下。我便立即答应,发动着车拉着他去了南朱解村他岳父家。那个年代不像现在交通事业这么发达,公交车、公共汽车、出租车比比皆是,在路上一招手或一个电话就来车了,甚至左邻右舍找个车使使也很方便。那时除了有限的几趟公共车外,好的交通工具就是集体所有的拖拉机、马车、地排车、小推车之类的,数量也有限,况且也不是谁都能随便用的。我开着三轮车去后和周某某将他岳父抬到车斗里后,小心翼翼的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帮他给老人作了全面检查,认为无大碍后即返回家中。周某某要请客吃饭,被我婉言谢绝了。他后来经常说,都说有事求人难,但他觉着,有事求人民警察帮助不难。
高明智怒斥女儿
    为人民做点好事,帮群众解决一点困难,我觉着是举手之劳,很不当回事,但受过帮助的人,心里记得很清楚,他对人民警察除感激之外还增强了信任感,跟党和人民公安民警拉近了距离,同时也不会忘记你。
    2004年春的一天下午,我办案到了本市朱解镇逄家沟子村高某某家,他中午喝了点酒,老熟人见面分外亲热,拉家常谈往事推心置腹。正说着话,高的女儿回娘家了,一进门兴高采烈的和家人打招呼。老高指着我对他说:“叫大爷。”他女儿文质彬彬对我进行了问候。老高这人我太了解了,年龄比我小不了几岁,为人正直忠实,好面子讲情义,交朋好友,仗义疏财,你敬他一尺,他非还你一丈不可。紧着这又对他女儿说:“你还认识你这个大爷不?”他女儿端详了一小会,很不好意思的说:“印象不深了。”老高突然怒发冲冠,火冒三丈,我心思中午的酒精也起了点作用,对他女儿大骂一通,骂她不识好歹、忘恩负义,创好不认人啦等非常难听。骂的他女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冤的放声大哭,跑出屋外。我一看这局面难以收拾,便两边苦苦相劝,好歹稳住情绪,是什么原因我心知肚明,老高对我情感很深,他女儿说不认识我了,他认为没面子,才发那么大火,话得从头说起。
    1987年夏季的一天,我到林家村去办事,傍晚骑三轮摩托车返回到瓦店停车点处,那时天黑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带着很多行李在路边愁眉苦脸,焦急万分,那时交通不便,我便停下车问小女孩为什么还在这里不快回家?她说她姓高,爸爸叫高某某,是逄家沟子村的,她在胶县23医院学护士刚结业回家到瓦店下车后没法回去了,又没法和家里联系来人接,真是急死人了。我知道瓦店离逄家沟子村得有二十多里路还多半是山路又不好走,她自己回家困难重重还会发生危险,我当时想遇到这种情况,既然知道了不管如果出事了,不但受到良心的谴责,而且是犯罪,这是职责所在。我跟她说,我是朱解派出所的我姓王,你不要怕我送你回家吧。她同意后,帮她把行李搬上车,将她送回家。全家人一见宝贝女儿学业有成突然回家,真是一个惊喜,对我感激之情是可以想象到的。不过老高也太要面子了,他女儿认不出来我,发这么大火,也不想想,那时她还是个孩子,时隔近二十年了,女儿已为人妇为人母了,再好的脑子,谁还记得,他太心切了。
赵站长要请客
    1988年8月份的一天,本市朱家村乡经管站赵站长到朱家村派出所找到我问,昨天是不是到尚庄去来?我说去来,路上是不是碰见一个老太太,我碰见来,他高兴的说:“这就对了,我寻思着就是你,今天来主要是感谢你,请你客,喝个酒吃个饭,表示一下心意,我也是代表老太太来的,因为那老太太是我丈母娘。”我一听就知道什么事了,我说这么点小事用不着牵情挂意的,请客就免了,心意我领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一天我到尚庄去办事。办完事骑三轮摩托车从尚庄村返回的途中,天阴的像锅底,电闪雷鸣真是惊死人,眼看雷雨上来了。突然间前边一个小脚白头提个杂色带编制筐的老太太惊慌失措的快步行走,我想这个老太太是怕叫雨淋着肯定心急火燎的。我想人民警察为人民,要体现在具体行动上,我得帮她。我快赶到她前边停下来问老太太到什么地方,她说到朱家庄子。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是下起雨来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况且还有好长的一段路,我不能不管。我和她说:“大娘,我是朱家村派出所的我姓王,我送你回家吧,要不就上来雨淋着了。”我让她上了车后,加快速度将她送到家门口。我刚回到派出所停好车,倾盆大雨伴着闪电开始了,真是好险。
 
    作者原单位:诸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信息来源:原创  责任编辑:wflgj

鲁ICP备09014066号 版权所有:中共潍坊市委老干部局 技术支持:潍坊智联网络
地址:潍坊市胜利东街99号